Lookinfo 看資訊

資訊、圖表、簡報、故事、視覺化

誰推誰噓?PTT 《哭笑不得的陸客團隊環島八日游》文的推文態度分析

with 3 comments

在PTT的八卦版上有篇文章《哭笑不得的陸客團隊環島八日游》突然很紅。作者是來自天津的tigerWu。身為台灣迷的他(對於很多梗比我還熟),先前來過台灣自助旅行(身為台灣人,覺得這篇也挺有參考價值),這次又參加環島團,然後寫下非常長的旅遊心得。

文章本身沒有太多驚奇之處,因為廉價台灣團就是這樣。比較有趣的是底下回應的立場態度之時間分布。

我自己對於社群的互動一直很有興趣,也偶爾在教這些課,其實去年我教社群媒體的時間比教簡報與圖表加起來還多。這樣的分析我不是第一次做,由於第一眼就看出分布應該很有趣,所以直接來作圖。

因為時間分布很長,所以我只擷取發文後的8小時之內,依照距離發文之遠近來重新計算。只取8小時是因為通常社群上面的資訊大多互動期只有12小時,後面4小時台灣已經夜間了,回應少。由於回應的尖峰發生在發文後大約一小時左右,所以取小時為單位並不好,我改成以20分鐘作為最小單位,然後每小時在視覺上分組一次。在此堆疊與百分比堆疊都可以看到不同意義,我就兩圖一起呈現了。

 

2013-06-19_154519

百分比堆疊圖

2013-06-19_154532

 

因為圖上沒有附上顏色說明,所以補說明如下:

  • 綠色:推
  • 灰色:->
  • 紅色:噓

Written by richy

June 19th, 2013 at 3:59 pm

你可以從 This is Water 學會如何製作更好的簡報

without comments

很多簡報的書上都會說,偉大的演講是不能被視覺化的,然後請讀者想像林肯的蓋茲堡演說、馬丁路德金恩的「我有一個夢」等著名演說,一旦是按照現在的方式變成有投影片的簡報,會變成什麼樣的悲劇。

但我還是覺得視覺輔助工具是隨人而用,不見得一定會加分或者扣分。悲劇會發生是因為人的關係,而不是物品或技術。

This is Water

美國作家 David Foster Wallace 在2005年時曾經受邀在凱尼恩學院(Kenyon College)的畢業典禮上演講。這次演講的題目被稱為「This is Water」。兩隻小魚在水中遇到了老魚,老魚問說今天的水況如何,小魚就問另外一隻魚,「什麼是水?」。我覺得這個題目很有趣,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充滿了亞洲的智慧。但老實說,下面這段錄音,大部分的台灣人聽了都很痛苦。

這場演講的內容後來變成了一本小書 This Is Water: Some Thoughts, Delivered on a Significant Occasion, about Living a Compassionate Life原文到處都找得到。

下面這隻影片就不一樣了。製作者從 This is Water 當中擷取了大概一半的程度,等於在原始創作者的腳本上,重新視覺化。

演講與簡報如何視覺化?

這隻9分半的影片,嘗試用另外一種方式呈現This is Water,如果你不知道這原本是大學畢業典禮上的致詞,你會以為是「秘密」這種正面思考的產品。

我想大部分的人不會真的聽完20多分鐘的原版致詞錄音,但上面這隻影片相當推薦。

因為你已經知道這是畢業演講轉譯的影片,建議你看的時候心理想著,如果我簡報的時候希望這裡能夠有視覺輔助,我會用什麼方法呈現?這隻影片這種方法好不好?

這隻影片應該是由Peracciny這間製作公司在沒有事先獲得授權的情況下製作的,但我想現在已經獲得授權了。

 

請加入Lookinfo的粉絲團,可以持續看到更多關於簡報設計、規劃的最新資訊。

 

Written by richy

June 19th, 2013 at 9:00 am

[infographic]30秒了解「黑暗對話工作坊」

without comments

黑暗對話工作坊(Dialogue in the Dark)是一個非常獨特的社會企業,雖然訴求的障別是視障,但商業模式非常獨特。

從德國成立以來,很多國家與城市都已經有了當地語言的黑暗對話工作坊,現在台灣也有。

我雖然在台灣引進之前就已經知道黑暗對話工作坊,也認識台灣黑暗對話工作坊的成員,但一直到最近才有機會參加。由於這個經驗相當難得,也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參加,所以我就跟大家用Infographic的方式分享黑暗對話工作坊的內容。

 

 

dialogue in the dark 黑暗對話工作坊

 

由於黑暗對話工作坊不希望在黑暗中發生的事情被公開(很有趣),所以我只能使用網站上官方的文字跟大家分享:「參與者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環境中強迫面對突然失去視覺的情境,重新發掘自已其他感官的功能,並喚醒對個人 力量和個人感知的新觀點。在必需傾聽和對話的環境中,再度訓練生存的基本能力。學習面對挑戰、分享以及關懷,也一起進行解決問題的探討,學習如何經由溝通 與合作邁向成功。」

 

Written by richy

June 18th, 2013 at 11:14 am

如何透過照片人物的目光來提高簡報與廣告的效率?

with one comment

我們都有好奇心,別人看什麼我們也要看什麼,即便是照片中的人物目光,也會影響我們的注意力。

我教簡報的時候,都會拿不同方向的照片來測試學員,問看看學員照片往內看還是往外看比較好,絕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往內看的照片比較自然,確實照片的目光會大大影響閱聽人的感覺。

根據兩個不同的Eyetracking測驗,不論我們是製作簡報投影片、電子商務商品頁或者廣告,都可以善用人物照片的視覺引導,來改變閱聽人的視覺焦點。

澳洲的James Breeze曾經拿嬰兒照片來測試。嬰兒照片雖然可愛,但如果嬰兒對著你看,你也只會看嬰兒的臉。如果嬰兒是對著其他內容看,你就會被引導到另外一個方向。

下面這張我們看到大部分的人會被嬰兒可愛的臉所吸引,但文案與品牌的吸引力就沒有那麼強。

嬰兒目光看讀者

 

當嬰兒轉身去看文案時,靠近嬰兒這一面的文案被看到的機率就增加了,而且商品與品牌更能夠被注意到。

嬰兒目光看文案

 

另外一間Think Eyetracking公司也做過類似的試驗,一個美女看著你,你通常也只會看著她的眼睛。但如果美女的目光稍微飄向商品,商品被看到的機率就增加了14倍。相差非常大!

下面這張圖可以看到,讀者的目光可以看到文案與模特兒的眼睛四周,但沒有看到商品。

模特兒看讀者

但這裡透過模特兒目光的引導,看到文案、商品名稱的人都變多了,而且讀者看模特兒的區域集中在眼睛。

模特兒看商品

雖然不見得每一張人物照片都需要目光看向商品或文案,但掌握這個技巧,你以後製作簡報投影片的時候,你就不會讓聽眾的目光飄向窗外了!

 

我們在Facebook有一個粉絲團,讓你隨時掌握如何提高視覺溝通效率的技巧,請加入Lookinfo粉絲團

 

Written by richy

June 18th, 2013 at 9:14 am

Posted in 簡報

Tagged with , , ,

立法委員表決態度視覺化測試

with one comment

之前在修Social Network Analysis的時候,就覺得一旦有一天很多政府相關的資料公布出來,老百姓可能有機會知道一些平常看不到的東西。當時修課的時候還有看過一張透過SNA分析出來的美國國會議員立場圖,現在不記得圖在哪了,但可以看到有些人就是比較偏向另外一邊。

今天看到有人將立委的表決記錄公布出來,我測試性地抓了一些表決結果來跑社群網路分析圖,雖然無法代表每個立委的確實態度,但我想很快就會有人將所有表決記錄繪製出來了。我一共抓了19次表決的記錄,除了藍綠壁壘分明的以外,也抓了不少「跑票」或者「自由表決」的記錄。

立委表決立場分析

從投票記錄來看,這一屆親民黨大多選擇與民進黨合作,偶爾與國民黨合作,不知道選親民黨的選民知不知道這一點。

由於投票記錄沒有選擇夠多(我只會手工撈),所以這張圖只能象徵當數據完整後,大致上可以呈現的樣貌。顏色的區分是電腦根據19次表決結果分析出來的,我原本還期待有多種組合,但電腦很果斷地顯示,根據19次表決結果,這些人大概只能分兩種關係。我刻意不用藍、綠來區分,純粹只是要呈現分成兩組的狀況。

當未來資訊可以被計算時,其實我腦袋中還有很多有意義的題目,這是新型態的政治新聞,只希望有一天有機會可以執行。

 

 

Written by richy

June 9th, 2013 at 8:45 pm

如何繪製精準的Facebook社群網路圖?

without comments

由於台灣非常多人使用Facebook,加上現在許多人幾乎都加了數百甚至幾千個Facebook朋友,我們可以透過視覺化的方式,來看看自己到底處於幾個社群當中,這些社群彼此之間有什麼關係。Facebook上雖然有些社群視覺化的工具,但很多只是畫好玩的,沒有太大意義,接下來我會介紹一種比較專業而且可以持續分析的方法。

在開始之前,請準備:

由於社群描述檔需要非常長的時間下載,所以下載描述檔的同時,請先下載、安裝Gephi,然後可以先去泡泡麵,加顆生雞蛋,等泡麵吃完了描述檔差不多也應該下載好了。如果你有1000個朋友,大概要10分鐘左右。

Gephi

 

Gephi是一個專門將社群關係視覺化的軟體,當然只要類似社群關係的資訊都可以視覺,不過我們今天先處理真正的社群,也就是你的社群。你在Facebook當中可能有1,000個朋友,這1,000個可能個別也有1,000個朋友,所以,你透過這1,000個朋友就可以接觸到1,000×1,000=1,000,000個朋友嗎?先不談社群分析了,你聽過安麗嗎?如果你要從事保險,你可能認為這會為你帶來倍數的關係,但實際上你的1000個朋友很多彼此都互相認識,所以繪製出來的圖會是高度彼此互相串連的圖。

啟動Gephi後,會跳出一個開啟視窗,選擇「Open Graph File」,就可以找到剛剛下載描述檔。

在Gephi中開啟檔案

 

一般而言社群關係有兩種,一種是有方向性的,例如在Twitter當中的Follow,另外一種沒有方向性,在Facebook中的朋友關係就沒有方向性,都是雙向的朋友。這個例子我們選擇沒有方向性 Undirected。

我們將關係設定為無方向

 

檔案開啟之後,你就可以看到你的社群關係圖了。別緊張,我們接下來會把它變得更有視覺意義。

Gephi下最原始的Facebook關係圖

 

在左下角有一個區域叫做Layout,其他的你有時間自己可以慢慢試,但我們先選擇 ForceAtlas 2,由於Layout通常是動態一直跑,所以當你覺得已經跑得差不多了請按下Stop。

Gephi下設定呈現方式,選擇Force2

 

此時你應該有一個完全沒有著色但社群關係已經非常清楚的Facebook社群關係圖,每一個群組代表一個彼此互相連結,擁有強連結的社群,你可以數看看你在Facebook當中,處於幾個社群。根據統計,一般人平均在Facebook上會在4個社群當中。但由於很多社群之間彼此連結也很密集,所以我們需要進一步著色,才能看到真正社群有幾個。

Gephi預設介面的右上角有Network Overview,這裡其實挺科學的,我當初修Social Network Analytics時幾乎每一個按下去都是一個考題。本文不解釋每一個的功用,但請你按下Modularity,大概瞬間就可以跑完。

Gephi下

 

之後我們到左上角找到Partition,然後在Nodes下面按下綠色迴轉箭頭 Refresh,再從下拉選單當中找到Modularity Class。我們在前一步已經讓Gephi去算出你的Facebook朋友當中,大概能分成幾個群組,現在就是視覺化的時刻了。按下Apply,你的社群就會被著色。這裡可以看到我的Facebook朋友當中,最大的那個社群就佔了28.56%的人。實際上我在Facebook上,大概也就屬於8個社群左右。

2013-06-08_083536

 

由於剛剛的顏色是系統隨機產生,有時候看不清楚,所以當你點下每一個群組的顏色時,可以自己再挑選,讓接近的社群擁有不同顏色。

2013-06-08_083655

 

我的Facebook社群經過著色之後,看起來就是下面這個樣子。可以看到最下面一大塊裡面有三種顏色,螢光綠、藍色、淺紫色,分別是網路意見領袖(與粉絲)、媒體工作者與公司同事。

一個透過Gephi著色過的Facebook社群網路分析圖

 

到這邊,差不多你已經可以看出來你在哪幾個社群當中,這幾個社群彼此關係怎麼樣。當然,我們畫這個除了讓自己開心之外,也可以看到你跟哪幾個社群當中擁有強連結,社群與社群之間如果訊息要傳播,會怎麼走。以上圖為例,通常一個訊息在淺紫色那群傳遞的時候,我的經驗是螢光色與藍色都可以很快看到,但外面突出的那幾塊未必,反之亦然。你可以判斷一個訊息在社群傳播的時候,你感覺很熱門,但實際上只有影響到哪一個社群。

我們在社群當中還假設,如果大家都在一個「社群」當中,除了跟你有連結(Edge)外,應該跟別人也有連結才對,如果有一個人跟你只有1、2條連結,那麼他跟你通常不是在一個社群當中,這些人不是不重要,但他們跟你比較偏向弱連結的關係,在很多書上都說,這些弱連結通常可以給你「不一樣的資訊」。不過今天我們是要看自己所處的社群,所以可以先把弱連結關係的人過濾掉,這樣圖會比較乾淨。

在Gephi右下角有過濾Filter功能,這裡的過濾條件是拖拉式的,我們找到拓樸 Topology之後,可以把Degree Range往下拉到「Drag Filter here」。然後你就可以看到一個滑動選單,你可以過濾掉弱連結,當然反過來也可以過濾掉強連結。

2013-06-08_084128

 

我將共同連結10個以下的都先過濾掉,這時候社群關係就更清楚了,可以明顯看到大小不一的幾個群組,很多社群之間幾乎沒有人有往來,這時候你其實扮演了不同社群當中弱連結的角色。

一個透過Gephi著色過的Facebook社群網路分析圖,過濾掉沒有關係較少的人

 

在Gephi的左上角還有一個功能叫做Ranking,同樣我們在Nodes下找到Degree(就是六度分離 Six Degree的那個Degree),這裡我們可以讓每一個Facebook上的朋友根據與你之間共同朋友的數量而改變大小,這裡的大小都可以自己亂設,如果你玩出興趣,Spline還可以調整尺寸遞增的原則(我常改用指數遞增)。按下Apply,你就可以看到更多的關係。

Gephi下設定關係人的大小

 

這裡可以看到,跟我有最多共同關係的Facebook聯絡人(未必是真正的朋友哈哈),大多落在公司同事與社群意見領袖(及其粉絲)這兩群。如果覺得太擠,請到Layout下將ForceAtlas2裡面勾選Prevent Overlap然後重跑一次。

一個透過Gephi著色、篩選與調整後的Facebook社群圖

 

由於Netvizz抓下來的描述檔也有性別,所以我們可以看看自己是不是怪叔叔或者花痴…這裡可以看到我的大學同學突然浮出來了,就是右下角那群幾乎都是藍色的…

gephi的facebook性別分析圖

 

Lookinfo.com 在 Facebook上也有粉絲團,歡迎加入。如果你有畫出自己的圖,也歡迎貼上來。

Written by richy

June 8th, 2013 at 10:26 am

動物壽命與移動速度的散佈圖

without comments

動物移動速度越快就能活得越久、吃得越多、越不容易攻擊嗎?

德國的Golden Section Graphics公司的兩位繪圖師Julia Kontor與Katharina Stipp就將動物的最長壽命(人類放在120歲……)與最高移動速度(人類放在時速40公里……)繪製成散佈圖。德文作品名稱是Lebensgeschwindigkeit,英文叫做Speed of Life。曾經刊登在德國IN GRAPHICS Magazin雜誌(就是Golden Section Graphics自己出版的)。

你看到了什麼趨勢嗎?這幾個區塊代表什麼意義呢?

生物壽命與移動速度的散佈圖,上面有不同動物

生物的壽命與速度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呢?

 

Written by richy

June 4th, 2013 at 8:43 am

Hans Rosling教你用巨量的資訊與圖表說很多故事

without comments

上週青平台基金會邀請我去為資訊新聞學的營隊上課,除了講資料到資訊、資訊視覺化之外,也另外請我談談最近很流行的「Infographics」。

Infographics或者Information Graphics,其實泛指所有將資訊繪製成圖表的作品,但後來隨著內容行銷興起,突然美國人將一種垂直形式、塞滿很多圖表的作品專稱為Infographic,很多人就以為只有那種東西才是Infographic但其他的東西叫做圖表。事實上並不是那樣的。

我個人覺得那種形式的Infographics對於內容行銷很重要,但對於資訊新聞學而言,不是一個需要討論的題目,甚至最好少看,因為大部分這種充滿行銷目的的Infographics真正的目的是希望使用者看文字、向下拉、看到品牌,經常湊不成故事而且裡面的圖表有半數都有形式上的錯誤。我一直很想找機會針對行銷人談一下內容行銷下的Infographic,但一直抽不出時間。

用大量資料說好聽的故事

由於課程框架是資訊新聞學,最終目的是希望學員有一天能夠從資料當中產出資訊並視覺化,然後可以敘述故事,所以我想說應該給他們看一個具有大量資料,但最後可以漂亮說故事的例子。想著想著,我就想到Hans Rosling了。

Hans Rosling原本是個醫生,後來一腳踏入了國際衛生研究的領域,這不免讓人聯想到John Snow。Hans Rosling有共同開發一套軟體 Gapminder Trendalyzer,後來賣給Google,大家都可以在Google Drive當中使用這個Motion Chart這個功能。Trendalyzer / Motion Chart最大的特點,就是可以將時間這個軸變成動態的,所以可以同時處理3個維度以上的資訊,通常Hans Rosling說故事的時候,都會同時呈現5個或更多的維度。

如果打開 Gapminder 的網站,可以看到非常多可以選擇的資料,基本上一天是玩不完的。

下面這張圖是台灣、香港與中國大陸在過去100多年間人均收入與平均壽命的趨勢圖,其實日本殖民時代後期台灣與中國大陸雖然已經拉很開,但國民黨到台灣之後的40年間,差距反而更大,台灣後來幾乎跟隨香港的腳步,趨勢線幾乎重疊。

有興趣的也可以看看德國與法國在1960年代後,經濟發展與平均每人的核發電量軌跡圖

Hans Rosling教授應用這麼多不同維度的資訊,可以說許多不同的故事。2006年他在TED的演講為他帶來世界級的普遍知名度,這是一個故事,當然後來「繁衍」出許多不同的故事,單單在TED當中就有9個故事

 

我自己覺得Washing Machine這個故事也相當不錯。他後來越來越常使用他自己所說的「類比式視覺化工具」。石頭、箱子都可以拿來用。

 

後來Hans Rosling又有新的敘事手法,大概可以稱為Holistic Infographic,這目前大概只有透過後製可以達成。

雖然不可能大家都來上我的圖表課,但這些影片都值得看一看,然後參考看看,當你取得巨量、大量、海量或甚至只有少量的資料時,你要如何把故事說好,而不是只想畫一大堆圖表。

Written by richy

May 31st, 2013 at 10:17 pm

Posted in 科學圖表,說故事

Tagged with ,

死數字與活故事。USAToday如何平衡數字及故事。

without comments

台灣最近開始流行資訊視覺化、資訊圖表、Infographics等等。但我的注意力卻已經從圖表轉回「說故事」。

由於社群網路把資訊碎片化、資料化,說故事、連接意義反而更為重要。

USAToday現在用影片的方式回答讀者的問題,也算是某種內容行銷。USAToday的專題副總編輯(英文是Cover Story Editor)John Siniff說,數字與資料是冰冷的,媒體必須找出被數字影響到的真實民眾。呈現鮮活的故事,是專題式報導(Long Form)的工作。

他的回答影片請參考 What role does narrative journalism play at USA TODAY?

轉眼距離我第一個Blog已經整整10年,網路與科技環境一再改變,這篇完全是用iPad Mini產出的。這個網址是我第一個網址,已經15年了,原本放不相關的內容,現在回到這個網址的初衷,思考資訊如何被看見。

Written by richy

May 30th, 2013 at 11:17 pm

Posted in 內容行銷,新聞,說故事

Tagged with